失控的正向思考

這本書名真的很不禮貌,每次想推薦朋友看時,都會想像到以下的對話而怯步。

朋友:「我告訴你,你要○○××……」(一些正向思考的教條)
我:「我想推薦你一本書。」
朋友:「什麼書?」
我:「『失控的正向思考』。」
朋友:「……」

我想朋友會跟我絕交,當然,為達推廣目的,我曾想過要迂迴介紹。

朋友:「我告訴你,你要○○××……」(一些正向思考的教條)
我:「耶(興奮貌),看過一本書在寫正向思考的來龍去脈和演進,能多多瞭解這個不錯吧?」
朋友:「嗯,那一本書?」
我:「正向思考如何影響美國。」(英文書名直譯再加上避重就輕)
朋友:「怎麼找不到?」
我:「是喔?為什麼呢……唉呀,他中文取不好啦,哈哈哈,叫『失控的正向思考』。」
朋友:「……」

我想朋友也會跟我絕交了。

作者芭芭拉在前言寫到,她不是看不慣正向思考,也非認為人要受苦才能有深刻體悟,在她心目中有個理想國,人人活得舒適、健康、安全,只要能滿足基本物質需求,人生就是一場永無休止的慶典,在其中人人都能貢獻才賦。但要達到這個境界,我們得奮力突破無論人為或是天降的困難,而第一步,就是治好正向思考。

所以我不喜歡這個書名,這個書名只能吸引對於正向思考本來就持批判角度的人,但要溝通的對象應該更廣更遠,偏偏這中文書名在正向思考的教條中會被視為禁區:負向、不好的思考是有害的,所以不要接觸,要拒而遠之並斷絕往來。這不是很可惜嗎?裡面從宗教和經濟發展兩個面向來講正向思考的脈絡,若能瞭解正向思考的背景、歷史,知道這是由於政商多方角力逐漸演化成形的,是否就能意會到這很有可能只是另一場思想騙局呢?如果瞭解了正向思考的架構或形式,或許少了一點神秘魔力,但這才更能有效運用正向思考吧?

  • 歷史說開,一點都不神奇

書中從白人移民帶到英格蘭的喀爾文教派說起,喀爾文教義十分嚴格,要求不斷努力工作並檢視自我,到十九世紀,懷疑精神發酵,像上帝的本質為何?哲學家開始質疑宗教傳統;工人、小農夫也發起大型運動來譴責王室、神職人員、律師等職務。同時,女性也開始惱怒喀爾文中的父權主義。

到了二十世紀,環境與科技進步,中上層把是否樂於忙碌視為判斷地位的標準,科技產品也使工作與私生活沒有分界線,喀爾文主義開始讓大家心煩意亂並染上憂鬱。於是,喀爾文教義逐漸衰退,產生了新思考方式,稱為新思想運動(New Thought movement),幾乎是用來斥責喀爾文教義的,神不再冷漠無情,是一種無所不在、無所不能的精神或心靈。只要取得精神的無窮力量,就能掌控物質世界,同時也因時代背景治療了受喀爾文主義折磨、體弱多病的可憐人。

二十世紀中葉起,愈來愈多人工作需要正向思考,好讓雇主、客戶……更加認同自己,正向思考不再只是憂慮者的慰藉或身心失調症患者的解藥,漸漸成了強加所有美國成人的義務了。正向思考開始變了樣作為一個產業,叫作激勵,價位很廣,產品很多,有CD、DVD、研討會、演講、書、課程,或是海報、日曆、咖啡杯,上頭寫著鼓舞人心的文字,十九世紀的提倡者大概沒料到會變這樣,正向思考不再是用來勸人積極進取,而是用來職場掌控社交關係。

正向思考開始全面入侵白領,一堆勵志書、激勵演講、教練、訓練員,到這時若仍將正向思考訴諸神秘力量顯得很像巫術,便開始宣稱有穩固的科學根基,包含振動磁力理論和量力物理學,科學具有很強的社交性,可以打動不相信或不瞭解的人,嗯,我不想摘要那堆令人火大的半假科學。

正向思考原無法在學術界立足,被認為是短時間就會消失的流行文化,只是個吹牛推銷術。不過在馬丁·塞利格曼(Martin Seligman)成立正向心理學後,吸引了源源不絕的金錢,這解決了心理學這一行的謀生問題,心理博士們開始寫大量學術報告,把人們「渴望」的所有結果,都和「樂觀快樂」扯上關係,擺脫了神秘超自然的概念,現在正向思考有一堆「有研究證明……」的報告在支持。正向心理學小心翼翼的和通俗的正向思考保持距離,不承諾會讓讀者致富,而將焦點放在更崇高的目標,快樂或健康。但當然很快的,相關教練激勵產業和大眾書籍照樣襲捲而來。

  • 其實,你依舊在責怪自己

正向思考依舊保存了喀爾文如譴責罪衍這些某些有害的特色,堅決要求大家時時在心中努力檢視自己,正向思考家依舊把情緒當嫌犯,認為人必須無時無刻監視內在生活。喀爾文要監視想法、感覺,尋找散漫、犯錯、放縱的徵兆,正向則永無休止地防堵憂慮或懷疑等負向想法。

正向思考和後期的資本主義1意氣相投,消費者文化鼓勵大家渴望越多越好,而正向思考總是告訴大家,只要真渴望,而且願意努力去爭取,就能得到。正向思考還能為市場經濟的殘酷面解釋:若樂觀是獲得物質成就的關鍵,而人能藉由訓練正向思考來獲得樂觀,那麼失敗就沒有藉口了,全然是自己不夠努力,不夠堅決。

我認為:正向、樂觀、希望、成功、富裕、好,以上這幾個詞之間沒有等號或因果關係,真正的正向思考,是面對「現實」的勇氣,請小心這些大眾書籍2告訴你的教條。

  • 後記:作為政治壓迫手段,還假裝這一切和環境無關

列為後記是我在看書時,當下並沒有深刻體悟,而是後來看到一篇文章談到巴拉圭學運,女秘書吃紙湮滅證據事件。摘錄段落如下:

巴拉圭人在一些「幸福國家」的國際調查裡常常名列前茅,那是因為,巴拉圭人喜歡正面思考:「我們喜歡說自己是幸福的,我們相信這樣才有可能真的幸福起來,」但是,Majo說,「這當然也是長期獨裁統治留下來的思考方式,你懂的。」

驚了一下,想到這本書有談到正向思考也作為政治壓迫手段,除了暴君用恐懼來統治人民,同時也有暴虐無道的獨裁政權會要人民不斷保持樂觀開朗,這本書把正向思考和史達林主義放在一起相提並論,非常巧妙,差別在一個國家政權強迫人民接受,一個是人們強迫自己接受,同時我想到了另一本書《儒禍》——古代君王為何要罷黜百家獨尊儒術?

正向思考(或正向心理學)另一個很奸詐的就是試圖說服你環境的影響力很低,例如:「不管什麼環境,都有人成功」這種空話,這種簡化所有變因的論述,實在要不得。若真正如此,那社區安全不重要、追求自由不重要、穩定生活不重要,一堆馬不停蹄的社會改革家都可以回家好好睡了。這說法不但將一切歸因於自己,也間接造成一股推動社會的阻力,阻礙溝通。例如:佔領國會有什麼用,如果你本身夠好,你會害怕開始兩岸協議嗎?


書中喜歡的句子摘錄

p41
在《癌症的禮物:振龍發聵的呼喚》這本著作中寫道:「癌症是門票,能讓人體驗真正的人生;癌症是護照,能讓人前往真正想過的生活。」若看完這段話,各位還不想去注射活生生的癌細胞,就接著看她的堅決主張:「癌症會帶領你尋著上帝,我再說一次,癌症是連接你與神的管道。」

p54
有時巨噬細胞不但不會殺死癌細胞,反而會釋放生長因子……兩年後研究人員發現,另一種免疫細胞「淋巴細胞」也會加速乳癌擴散。想像英勇的免疫細胞與癌細胞抗戰,其實這樣的「觀想」把真正的劇情給漏了:誘惑、私相授受、背叛。

p78
要是心靈真有「無窮」的力量,那大家也不用去排擠身邊那些負向思考的人了。…這種建議其實就承認了真的有個「真實的世界」,而且它完全不受我們的願望影響。

p93
若大家可以依個人喜好來接受或否決科學,那麼她和我的世界有哪些共同點呢?

p163
在樂觀正向的外表之下,這些人不只像老派的喀爾文教徒徒,更像古老的摩尼教徒,堅持主張世界分為兩部份,一部分是善良、敬神、光明,另一面則是黑暗與猶豫不決。

p186
若得不到想要的一切,若覺得身體不適、失志、挫敗、那你只能怪自己了。正向神學認同並造就了一個缺乏美感、不超脫俗世又毫無憐憫之心的世界。

p198
我繼續問書中一個非常令人火大的偽科學主張,也就是「快樂方程式」。

p202
有生物就算終生沉溺於不健康的習慣中,還是極度滿足,這應該不難想像吧?比如說,「在屎堆中的豬」就快樂得不得了。

P222
有位與會者認為正向心理學在商學院很吃香,而且與高薪形影不離,因此提議改名為「應用行為經濟學」,所有人聽了都笑不出來。

p233
二○○五年前後 正向想法流出太陽系,穿越廣大的星際氣體,閃開黑洞,擾亂遙遠行星的潮汐,湧入宇宙,規模空前浩大。若有人有辦法看透人類發射出去的正向想法,肯定會看到一大堆畫面,像是苗條身材、大型豪宅、快速升遷、瞬間致富,看得眼花撩亂。

p259
心智並不會自己去解決問題。而且忽略困境所扮演的演色,或者更糟的,把困境歸咎於想法,只會使人不知不覺養成自鳴得意的壞心腸。

p260
經濟崩盤應該已經永遠消滅「人會貧窮是因為有缺點或心態不正常」這種想法了。到失業救濟機關和教會排隊領免費食物的人裡頭,有勤奮努力的,也有好吃懶做的,有常保樂觀的,也有長期憂鬱的。若有朝一日經濟能恢復,我們千萬不能遺忘我們多麼容易因為交互影響、自欺欺人,快速陷入貧困。


  1. 資本主義參考資料
    – 資本主義的根源:從新教喀爾文派令人生畏的懲罰觀點,解釋資本主義的根源,參考《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》
    消費主義
    ;
  2. 失控的正向思考中,批判過的書籍:
    – 秘密
    – 誰搬走我的乳酪?
    – 你的桶子有多滿?樂觀思考的神奇力量
    – 有錢人想的和你不一樣
    – 人性的弱點
    – 零極限:創造健康、平靜與財富的夏威夷療法
    – 心靈雞湯
    – 吸引力法則:心想事成的黃金三步驟
    – 思考致富
    – 積極思考的力量
    – 活出美好
    – 不抱怨的世界
    – 改變:生物精神醫學與心理治療如何有效協助自我成長
    – 真實的快樂
    – 學習樂觀.樂觀學習
    – 富爺爺的樂活投資
    – 富足人生的50準則
    – 坦伯頓致富金律:三週,學會富有而快樂的方法
    – 當幸福來敲門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