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灣生」是指日治時間在台灣出生成長, 直到二戰結束被遣返回日本的日本人。

1895 年日本開始殖民台灣,直到 1945 年日本戰敗、1946 年結束日治,年份一刀劃下來在歷史中,台灣日本的關係清清楚楚,但人的情感與記憶絕不是年份劃下來就分得開……

從當年遣返至今過了 70 年,灣生們逐漸凋零,身為灣生後代的田中實加從 28 歲起擔下這個說書人的責任,一步一腳印花了 12 年親自尋訪、田野調查,在台日間來回碰撞,她要紀錄下這些灣生們的故事,她要帶這些灣生們回家,他們心目中的家:台灣。

其實,看著灣生們愈愛台灣,我就愈揪心。這一群具有移民性格的人,在當時日本官方推波助瀾下來到什麼都沒有的台灣東部,秉持著拓墾精神,咬著牙硬是在荒蕪的東部建立起生活的家園。

移民性格套句這幾年被推崇到至高無上的就是「創業家精神」(pioneer)。

所以即便遣返回到日本,夢想中很美好但實際戰後很荒蕪的日本這中間的落差,都不應該困住這群灣生,其中一名富永勝,沒有家沒有錢,靠著自己蓋出當地最大的房子,驕傲的掛上布條「我從台灣回來」,這是灣生的性格。

那灣生們何以如此認同台灣?除了與台灣這塊土地的連結,我認為還有部份原因來自於「人」。日本人們是如何看待這些「戰敗遣返者」呢?

灣生這個詞在日本是個貶抑稱謂,他們被日本當地居民邊緣化,視為次等公民,當遣返的船隻抵達日本靠岸後,這些人除了要注射疫苗消毒外,還得留置療養所觀察,檢疫無病後才能放行,這些不斷加深灣生們心中「異鄉人」之感。所以有些灣生們包含後代,若能夠隱藏身分,他們都不願意再提起這件往事。

想到日本當地居民是否有好好對待這些人?那台灣有沒有好好對待移民或移工呢?可以離鄉背井來到陌生城市獨自打拼、從無到有活下去的人,付出的努力、背後的辛酸與苦衷,都不是在舒適圈打滾的我們可以體會的。

回到書本作者兼紀錄片出品人田中實加,她是一個很勵志的存在,原本的她不是作家、不是電影工作者、並不專精於書本或電影領域,也沒有什麼強大的資源或背景,但她紮實的走過 12 年。

不是因為我有多大能耐,只是因為我做了、就要把它做完而已,我反而懷疑人類為何會質疑我這種做事態度?——田中實加

我很感動田中實加的付出、毅力與善良,灣生是一個非常好的故事,她本人也是一個非常好的榜樣,從電影、書本內容、田中實加實踐的過程中收獲很多。

當我們白髮蒼蒼、步數已盡,最後一眼想看到哪裡?想葬在哪裡?

以下列出我喜歡的影評、相關資料與影片。


後來 2017 年田中實加被爆出故事造假、經歷造假,我無法得知田中實加真正的目的為何。我不覺得生氣或覺得被欺騙,因為灣生確實存在啊,但卻為灣生感到更加難過。